• 关键字:
您当前位置:古邑风情 >快乐生活 >浏览文章
重阳节我和老伴去采菊
发布时间:2022年09月29日 |文章来源:通和物业


“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”,今天我和老伴采菊去。

进了九月我跟老伴说,今年咱们俩过个既浪漫,又有诗意的重阳节。老伴问怎么过?我说咱俩上南大埠去采菊花,回来泡制菊花酒,学学古人的雅趣和习俗。老伴说好。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东南山。”你别说,我们村的南大埠就在东南方。过了小河往东南走三里,就到了南大埠北麓。南大埠是我村人的俗称,埠岭虽不算高大,但在县志上却有记载,名曰朱马岭,属于掖县四大名胜之一。

朱马岭,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乐园。那里既有千姿百态的野花野草和野果,又有各色各样的蚂蚱蜻蜓和鸟雀,还有叮咚的山泉和清亮亮的小溪,更少不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和跑了调的歌声……

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”进入九月,百草枯衰,千花凋谢。唯有野菊花亭亭玉立,花开一片金黄色。野菊花是连片生长的,它并不像野草那样到处都有。这是我小时候的印象。哪里有野菊花,我还依稀记得那些地方,虽然我已经好多年没去朱马岭了。

九月九,九重阳。今天风和日丽,晴空万里。老天也作美,注定老人旺。我和老伴吃过早饭,我用三轮车带着她,兴致勃勃地向朱马岭出发了。我朝着我印象中有野菊花的地方一路慢悠悠地开上去。我远眺南大埠,密林参天,一片郁郁葱葱,完全不再是我儿时的模样。

还好,我没有记错。在我记忆中的那些地方,果然有野菊花!我老伴一看见野菊花就下了车,忙忙活活采摘起来。我看着那一大片野菊花,情不自禁地想,六十多年过去了,但那些野菊花却依然生长在这里!它们不管天气多么干旱,它们也不管天气多么寒冷和炎热,它们对人们毫无所求,不用人们浇水,也不用人们施肥,更不用人们除虫,它们一个劲地、顽强地生长着。我看到这一片,那一片的野菊花,盛开在草丛中,闻到一阵阵野菊花特有的香气,我顿生感悟,且不禁肃然起敬:这是一种多么坚韧、多么顽强的生活精神!这是一种不屈不挠、积极向上的精神!而这种精神正是人们所需要的。

我的腿不争气,因此我不能上前去和老伴一起采摘菊花。那些野菊花生长的地方,野草有没膝多深,地势也是高低不平,连腿脚好的人也得小心翼翼。我生怕老伴有什么闪失,那样就把好事变成了坏事。于是我不断地提醒老伴:“哎,老伴,您可要小心啊!一是防备一脚踩空,二是小心酸枣棘针!我心里不免怨恨自己,要是我能上前去,同老伴一起采摘,那该有多好啊!那样老伴不但会有安全感,还特有诗意在里面。可是我不能。我想,这人啊,一旦腿脚或手臂残疾失能了,生活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了,或者近乎等于零。

采摘菊花需要弯下腰身,需要一支支一朵朵地采。我就在老伴采摘的空当,去寻找哪里还有菊花。我发现一片菊花,就马上用手机拍个照,然后回头当向导,带着老伴过去采摘。

 时间过得真快。不觉大半上午过去了。我们的收获可真不小,既采了不少野菊花,也欣赏了深秋时节朱马岭上的美丽风景。更使我欣喜的是,我和老伴都年过古稀了,又过了一个既浪漫又有诗意的重阳节! 

“岁岁重阳,今又重阳”,待到明年重阳节,我们还去登山采摘菊花!但愿大家都健康常在,到时请各位来我家品尝菊花酒,再看看我写的采菊文。

【孙介法于2021年重阳节】







  • 上一篇:怀念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列表页

关注莱州通和物业微信

版权所有 ?2016莱州市通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鲁ICP备17045415号-1 Powered by 198life.cn